梵高爸爸陪產故事@屯門醫院

7月 2日零晨跟媽媽說聲「生日快樂」,再跟媽媽懷內的湯丸仔講:「你有無同媽媽講生日快樂嫁?」媽媽甜笑:「你唔好過期居留呀!」我完全陶碎同BB的世界:「你會唔會選擇今日出世嫁?送自己做生日禮物嫁?」「嗱~出世果陣, 爸爸會陪住你同媽媽嫁,你一直向上推向上推,就會見到好光好光嫁啦!」媽媽摸摸肚:「係咪呀BB?」如是者,梵高爸爸做了「滋養生命」的靜坐冥想,就睡了。

大約5時,廁所傳來聲音「爸爸,我好肚痛呀!又唔係大便!」但當時我太熟睡,再過15分鐘,媽媽坐喺馬桶上叫嚷:「爸爸,疊高幾張櫈俾我伏喺前面?」我朦朧望到媽媽捧著肚子的痛,即刻甦醒:「你應該生得喇!」然後隨手拎起紙筆紀綠陣痛時間,每5分鐘陣痛一次,每次痛1-2分鐘,之後更頻密,但無見紅,亦無穿羊水。但痛到不得了!火速把握未陣痛的一刻,幫媽媽著好大肚衫、胸圍、外套、長褲、襪

正當快拎走佬袋走佬,落樓搭的士嘅moment,頂!又陣痛,媽媽已經痛到行唔到。大家已預備好一切,無事前唸到咁緊張。Call 999時已冷靜講:「我要Call白車,太太懷孕39周,強烈陣痛要生BB喇!地址係… 幾耐到?」5分鐘救護員即到, 問大概情況,最重點:係咪第一胎?「得!預咗有排痛」救護車又快又安全,救護員對父母身份證:「依~太太今日生日喎!」

到屯門醫院急症室,即刻拎爸爸媽媽身份證同產檢覆診咭登記,直接打排版,推上A7產前病房,媽媽即做評估,發現已經開到4度!!(心唸!咁快!呀B真係叻仔,咁快就4度,媽媽快速KO)醫護人員即推媽媽入病房,爸爸就要醒水喇!拎哂媽媽除出嚟嘅衫褲鞋襪入走佬袋,我就用美贊臣媽媽袋,都夠裝,但我跌咗。。。1條bra帶

媽媽被推到D7產房,爸爸未能進入,產房打電話俾爸爸先可以入去,所以要,帶足幾個尿袋,電話隨時stand by叉足電。產房門口等呀等,等咗半個鐘。電話響即聽:「老公,原來我開2度咋!A7同D7的準則唔同。姑娘話正常一小時開1度,真係開到4度,先再打俾你。你食早餐先。」我老婆真係好好,就算生仔都咁細心。「媽媽,妳都未食野?妳食唔食得野嫁?」「唔緊要啦!」

兩個鐘之後,真係打嚟「老公,我開到4度啦!你可以嚟陪產」我即刻按鐘,隨即入去跟姑娘指示做:戴好紙浴帽、紫色長袍、拖鞋,貼好病人名的label,就入得去搵老婆喇!記得記得之前要去定洗手間。

見到老婆臥在床上,種了豆 ,另已見紅,樣子有點痛苦的樣子。而在她肚上,博上兩個圓貼﹣1個測BB心跳1個測媽媽宮縮情況。我不發一語,只是輕吻好額頭 :「辛苦老婆!」只伸出左手,給她捉緊。爸爸不用口,只用心用耳聽媽媽的需要 「幫我叫姑娘」「姑娘,我好痛呀!我可唔可以選擇無痛分娩,或者打無痛針?」
「太太,你依家宮頸開得好好,開到5度啦!呢個情況我哋唔建議打無痛針,因為5小時後先發揮效果,但以目前進度,太太好有機會5小時生得。太太,妳還是選擇聞笑氣?」「我擔心聞笑氣對BB唔好。」適當的時候,媽媽未能做決定,爸爸就要出聲「咁我哋都唔選擇無痛分娩,唔打無痛針。」
助產士續說:「太太,我可以幫妳人手整穿羊水,加快產程,好嗎?」交代一些輕微的潛在風險,老婆就好勇:「好呀!」
呢一刻,我真心覺得老婆好型 ,選擇順產,咁痛但唔聞笑氣,亦無大叫,齋靠呼吸法冷靜自己。但爸爸記住,唔好擾亂媽媽呼吸節奏,總之,除非有事需要幫手, 否則唔該爸爸Shut Up
過一個鐘左右,媽媽開到8度 「老婆加油呀!呀仔你再向上D向上D,就好快見到爸爸媽媽」跟住,媽媽話「好屎急,唔得啦!叫姑娘。」

呢位助產士態度就好一般「太太,係咁嫁啦!係好屎急,因為壓住妳直腸呀嘛!妳明唔明呀?妳話妳屎急呀嘛!你痾啦,你痾出嚟啦。」呢一刻爸爸超不屑。「我哋第一次生呀嘛!點知係咪開到9度啫?我知都唔洗叫你嚟啦!」火速收皮。

屯門醫院其他助產士都好好的。等到下午兩點,未有起色,助產士好言勸我先食午飯。呢一刻,老婆點點頭,我就離開了。

放lunch心情挺輕鬆,因為一切來得順利,亦比預期快開到8度。但等了2-3小時,仲未收到產房打嚟,心開始有點著急。來回行7樓長廊N次,終於忍唔住,襟鐘問老婆情況。

如是者,我穿好衣物去到產房,老婆面色比之前蒼白:「老公,你走無耐我發燒!要打抗生素」「辛苦你啦!你無大大礙嗎?你需要食D野嗎?」當然內心想知,對胎兒有咩影響,但始終唔想影響老婆情緒。
此時,助產士來到:「胎兒心跳頭先低咗,情況不穩定,暫時回穩喇!」「對胎兒有副作用嗎?」「以我哋過往的經驗,胎兒無太大影響。」等了又等,等了半小時「你開到幾度?」「唔知呀!你走咗之後你驗」「姑娘,我太太宮頸開到幾度?」「上午驗咗好多次,唔方便再驗。」我無名火起「我太太有成3個鐘無驗喇!又咁虛弱,BB心跳drop左,點算?」之後某位較高級的助產士,憑經驗憑肉眼判斷,都係八度。

好,唯有等,已經唔知幾時,老婆陣痛加劇,隨即由1個慢慢增至4個助產士,亦多了2位男/女醫生介備。當時,佢哋用手指探測宮頸情況,已經係10度。(記住,先生請不要太介意醫生陰碰太太私處,只是專業人士的工作)
病床斜度調至60度,方便順產「太太,當你feel到痛時,好急好急想出大便時,捉實扶手,吸一大啖氣,然後閉氣。谷佢出嚟!」
嘗試10﹣15分鐘左右,由於陣痛太短促,所以未成功push到。而忽然間,又多了2位醫生,即是總共4位醫生4位助產士在場,心未知不妙,但我心唸,咩事咁大陣象呀?

然後「太太你試吓叭喺度生?」但記住,佢左手種了豆,所以要好小心扶住佢,幫手調整枕頭位置,但經過一輪工夫,都係唔成功。
結果,又轉姿勢「老婆,BB加油呀!」「太太,BB個頭仔就嚟出嚟喇!」下巴貼頸,雙手貼住手把,腿張開, 一鼓作氣。但幾次都未成功,醫生亦好motivate。過一陣,醫生有擔心的樣子:「要剪會陰」老婆都好驚「可唔可以唔剪」雖則理智上係需要,但情感上要記得,佢無止痛針同聞笑氣。

此刻,醫生向我說「先生你出一出去, BB就出世再叫你入番產房。」走的一刻,其中一位女醫生即時遞同意書俾老婆簽名。
在產病門口等候,約半小時,有位姐姐推了氧氣箱車,入面有個BB,我直覺覺得係湯丸仔。5分鐘後,收到產房電話,即刻聽:「老公,我生咗啦!」「老婆,辛苦你啦!我愛你。」「BB重3.27kg,有同我skin-on-skin,但因為我打咗抗生素,所以唔可以即刻俾BB啜nipples。」「唔怕,你休息一下先,唔好擔心太多。」「都係我唔好啦!個仔依家要推去兒童病房, 要打抗生素。喺D6病房,同埋你要睇個仔個頭,因為頭太大,要用鉗鉗出嚟,擔心會有紅印,有破相。」「唔會,之前講座講咗2~3日都退。我陣間探完你,餵完你食野,先再睇BB啦!」

去到D6病房,門前對講機講BB媽咪名、我的身份、探房原因等。熄電話,洗手搵BB。呢個感覺好fantasy,本來我想像中的畫面是BB喺媽媽產道出來,聽佢初啼哭聲,幫BB剪臍帶。但無expect到,係會喺病房見第一眼,係喺某病房眾BB床搵仔。BB睡著,但不能碰他,只隔著氧氧箱,影一張相,望了一眼,但說不出的感覺。